新闻中心
新闻中心 当前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 >

学术不端行为很严重,7年不得申请国家基金

博士生发表论文

利大弊大各方意见纷纭

中国科协副主席张勤在会上提出一个尖锐的问题:“现在,大学要求博士生在论文答辩前要发表多少篇SCI高水平论文。他指出,要求博士生发表高质量的SCI论文不切实际。美国就没有这个要求。学生只有三四年学习时间,而向高水平论文投稿的审核时间就差不多要一年多。因此,不少博士生刚一考上,就开始准备论文,实验和研究不够就造假。

这一问题马上引起中外学者的热烈反响。从事科学诚信研究的美国教授石理查说,论文反映的往往是成功的科研成果,而科研失败的经历对研究者何尝不是重要的。这是在论文方面表现不了的。

南开大学校长龚克认为,规定博士生的论文发表要求是有一定道理的。他说:“因为高水平刊物的审核十分严格。要求学生有论文发表,是要把他们的创新点引到国际同行平台上进行评价。这是积极的一面。但同时,有学校把这看成了单位的业绩,过度强调论文数量,这就超出了学生研究水平。南开大学虽然仍要求研究生公开发表论文,但逐步淡化对研究生发表论文数量的要求。”他也提到,不仅是学生评价体系,教师也是如此。该校曾想改革教师职称评审制度,比如不要求体育教师发表论文。但篮球专业的与羽毛球专业的成果难以比较,结果大家还是愿意以论文来作为评价手段。

处理学术纷争

不应由学校行政部门主导

不久前,英国某著名学术刊物公布43篇论文造假,其中41篇的作者是中国学者。这在中国及全球引起众多非议。来自医学界的王红阳院士说:“近年来,中国医学界的学术论文被科技杂志撤稿的事情时有发生,特别是临床医生的,这一方面是其对于学术道德要求不高导致的学术不端行为;另一方面也是不正确的学术导向所致。既是医生又是医学科学家的全面型人才不多,而且临床医生也没有多少精力和时间来做研究。他们要申报或者保住资格职称,就急于在学生论文上署名,却没有尽论文署名导师的责任。因此,要根治这种情况,就要综合治理,首先从改变不切实际的评价体系入手。”

同时,如何调查和处理学术不端问题,还存在一些机制上的问题。吴常信院士指出,目前学术不端行为既有社会和环境的原因,也有个人的原因。但我国对于这类问题如何处理的法规不清,许多人就有侥幸心理。比如,这次41篇造假论文的作者单位,只有同济大学医学院和四川大学华西医院处理较严。

广东省教育厅干部赵康提出,出现学术问题时,有的高校坚决查处,有的却大事化小或化无。调查工作,不应该由学校行政部门来进行,而由教育部、科技部、卫生部等成立机构,或者由高校成立学术审查联盟,把调查结果先搞清楚。

王乃彦院士也赞成这一建议。他举例说,美国曾经在处理一位诺贝尔奖获得者造假事件时,学校处理不下去。最后由美国国会介入才得到处理。

科研不端行为

典型案例每年公开通报

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院士作专题报告《重塑评价体系 加强研究诚信》时说,基金委将每年通报学术不端案例。他透露,国家自然科学基金每年接到超过16万份申请。“我们会通过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书相似度检查系统进行比对,若相似率超过30%,会作特殊标注提醒评委;若超过50%,这一申请项目就进入了我们的调查范围。”杨卫透露,每年有数百个项目相似度超过50%。

在去年12月30日召开的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通报会上,学术不端的典型案例也被公开通报。“过去,学术不端行为大多内部处理,如今每年我们都会召开通报会,公布6-10个典型案例。”

笔者了解到,最新的通报会上公布的典型案例中有4起涉及剽窃他人申请书,或购买申请书并造假。杨卫还强调:“科研诚信这条红线任何从事科学研究的人都不能触碰,谁碰了这条红线,最终结果只能是出局。”因此,对这些科研不端行为,基金委按严重程度分别作出处理,最严重的是取消7年国家自然科学基金项目申请资格。

项目和职称评审会前,专家的名单不能公布;对论文造假的调查,不应由行政部门进行。22日,第十七届中国科协年会的第一场大型论坛————科学道德建设论坛上,一个个热点话题掀起热烈讨论。全国政协副主席、中国科协主席韩启德院士表示,科学道德建设事关科技事业的发展,事关创新人才培养的成败。我国正不断加强科学道德和学风建设,深化科技体制改革,完善科研诚信法律法规和制度体系。他指出,“打击学术不端首先要让他不敢,然后是不能,最高境界是不想。”

与会中外学者呼吁改革我国评审制度,严肃查处学术不端行为,净化科技创新的大环境。